父亲的房子

2009年第19期

【字体:


  一

  

  现在,住在楼上嫌暖气不热还要打开电暖的我,很难想象年幼的父亲是如何度过1943年那些寒气彻骨的冬夜,而未被肆虐的西北风夺去他那嫩芽似的生命。

  在数九的寒天,寡居不久的祖母和父亲守在一窟窑洞,围着几床羊毛被艰难度日。窑洞因为祖父的突然离世显得寂寥、清冷和空荡荡,成为父亲和祖母最后的庇护所。但他们很快失去了这窟遮风挡寒的窑洞,原因很简单:窑洞一角堆放着不大一堆银元,而同院父亲的一位叔父老是惦记着这些白花花的劳什子。不怕人偷,就怕人惦记。父亲那位叔父连哄带骗,用一头骡子把父亲和祖母驮到百里外的另一处宅院。第二年,无家可归的祖母曾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