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

2010年第7期

【字体:


  “咔……咔……咔……”

  齐二爷的木刻脸憋得紫红,夹在手上的纸烟一阵乱颤。小院中央老枣树的枝桠也跟着抖了几下。枣树下散步的芦花老母鸡停下悠闲的步子,一只爪子犹豫着不敢落下,歪头竖颈,猜测着下一步的动静。齐二爷保持着蹲的姿势挪了挪身子,努力压抑着喉咙里的声音,等稳住了气,又把纸烟塞进嘴里……

  “咔……咔……咔……”

  “老不死的,光知道抽!”齐二奶的声音从灶房里凶巴巴地撂出,把齐二爷的半声咳嗽窝在了喉咙里。齐二爷梗着脖子,费劲地把那半声咳嗽理顺当,才朝着灶房斜了一眼。此时,灶房的窗户半开,浓浓的蒸气正从那里打着滚儿往外冒。冒出来的蒸气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