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

2016年第11期

【字体:


  袁八爷从胡顺启家里回来后,先到自己睡屋里的炕沿上坐了一阵。旁边大儿子袁学文的屋里,不时传出一阵咳嗽声来,却听不见有大儿媳妇的说话声。袁八爷想了想,起身往大儿子的屋里走去。

  袁八爷名字不叫袁八爷,在家排行也不是老八,他在老家有个哥,两年前死了。袁八爷实实在在的排行是老二,可是现在村里的人没多少人知道他还有个哥哥。他被村里人称为八爷,还是最近十来年的事,以前人人都喊他袁八碗。袁八碗的来由要上溯到三十几年前。那年初夏,袁八爷从老家出来讨饭——他的老家穷得只剩一床被子了。那床被子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一家六口已经盖了很多年了。那一年冬天没有下雪、春天没有下雨,到初夏仍然没有下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