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羊胡子岭

2016年第12期

【字体:


  1

  父亲一脚踢开门,在外偷窥的风趁机一拥而进,挠脸咬脚、放肆张狂,我们一下子像跌入了冰窖,搓脸跺脚、吸吸溜溜地打着哆嗦。父亲趴在水缸上,一气灌进了几大瓢冷水,坐在桌子边呼哧呼哧直喘气。灌进父亲肚子里的冷水,咕咚咕咚地沸腾着,三九寒天滴水成冰,父亲的头上却冒着袅袅的热气。啪的一声巨响,父亲双拳擂着桌子,忽地嚎啕大哭,像饥饿的婴儿找不见乳头,伤心又委屈。父亲捶胸顿足的痛哭吓坏了我们。父亲从没如此悲伤过,母亲蒋金兰慌了手脚,她双手提着裤子,匆匆去了茅厕。母亲一紧张就要去蹲茅厕,一分钟后,母亲提着尿盆回来。父亲不但哭,而且拍着桌子,在他蒲扇一样的巨掌击打下,我们家那张摇摇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