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药

2017年第5期

【字体:


  我的兄弟叫赵博,我俩不是同一个女人生的,但都得管杨长寿叫爸。

  叫爸我不亏,因为他是我亲爹。记忆里,我爸总是满脸黑毛,一副劳改释放分子的模样,像极了他肉铺里悬挂的猪头,有时候抱住我又亲又啃,我就能闻到铺子里猪肚翻开的味道。等我长大后才渐渐明白,我亲妈离开我们或许就有这个原因,我不能忍受的我妈也不能忍受。我看过以前的照片,我妈脸蛋白皙,时髦爱打扮,我爸永远就像是被他刀下的生猪拱过的邋遢样子,一点也配不上我妈。一个白脸女郎,一个黑头汉子,中间夹着我这个避孕失败的副产品,我就想造物主真是糊涂透顶,与其让我成为没妈的孩子,不如当时叫我爹一泡尿把我滋出来。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