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道具

2017年第8期

【字体:


  每一个我都在睡梦中被带走

  不停地吃饭,挖坑埋人,举起的手枪

  只一次哑膛,射出的子弹

  都找到了安放的部位

  死了很多人。该死的都死了

  最该死的没有死。亡者都死在美艳的场景里

  或语境中

  一场场做爱的戏,都与爱无关

  女人的美,骄纵到极致

  她们的命都掌握在男人手里

  除了夜色中的一大片白头的芦苇

  一切都与罗曼蒂克无关。整个夜晚

  只有我借用了这个词

  我是个做梦的天才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