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乡先生最后的日子

2017年第10期

【字体:


  一出机舱门,轰的一下,热浪将人吞噬。这热,不像兰州。

  从舷梯下来,走到航站楼入口,也就四五十米的距离,全身已经汗透,眼镜也糊住了。门口有阴凉处,我站在那里等牛庆国,却感觉一点也不阴凉,一样的潮热,一样的湿气粘人。

  天津机场不算大,我和牛庆国往外走,一面给接机人打电话,上电梯,很快找到8号出口。

  接机的是个姓侯的小伙,胖乎乎的,留着刷刷头。

  车上可以抽烟。

  想起2008年我上鲁院期间,坐高铁到他新住的卡梅尔小区看望他,住了一晚,第二天俩人一起到北京参加一个文学活动。他女婿让朋友开车送我们,车上也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