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党员父亲与皇粮

2017年第10期

【字体:


  从今儿起,你就是吃皇粮的了!父亲一进门就喜滋滋地说。父亲拿着师范录取通知书,把我名下的一亩半耕地交给了村上,从此,我就成了“公家人”,是吃“皇粮”的。

  这是我十五岁那年的暑假。第二天天麻麻亮,我跟着父母亲上山拔胡麻。成熟的胡麻秆很硬,地也很硬,尽管戴着手套,拔几把手心就酸痛、灼烧。为了减轻疼痛,我用胳膊夹住硬生生齐整整的胡麻,半跪着,用全身的力气来对付。娘说,你看这个娃娃拔不动了胡折腾了。娘这样一说,我心里就有气,心里一气就忘了疼痛和劳累,噌噌的拔得很快。汗水淌到眼睛里,我半眯着眼,半摸着拔。直到父亲发了话,让大家歇会儿,我还顽强地拔了几把,最后一个停止劳动。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