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歌

2017年第12期

【字体:


  一

  从省里赶到县城医院,坐在太平间门口抹泪的小妹扑倒在我的脚前,嘎孤(大哥)——妈咦走(妈妈死)了!昨个你走后,妈咦就坐在门口念叨你的小名,望着大路发呆。今早额(我)服侍妈咦吃过早饭,刚到乡政府办公室,庄子上的人就打电话说妈咦倒在从城里回来的路上,没到医院就……

  妈咦,妈咦!你怎么这么狠心,你就真要我后悔一辈子?跪在母亲的遗体前,昨天告别时母亲的话响在耳边。

  父亲去世后,母亲一直跟着我住在省城。我不过是按当地的风俗随大流,在年关和清明节时邀上姐妹、提上香火到坟上去看望一回。开始两年姐妹们还哭上一场,渐渐的泪也少了,烧完纸钱、磕完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