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桃花

2018年第1期

【字体:


  1

  富去油坊门请舅,商议娘的后事。

  乌龟壳在羊肠子般的巷道里磕磕碰碰一阵后,便趴在了一团绿阴里喘息。

  富迷路了。村子五官挪位,辨不出旧时的眉眼。村里很多院子空了,门窗紧闭,门前的路被荒草湮没。舅说过,门是屋子的嘴巴,窗是屋子的眼睛,屋子和人一样,死翘翘了,眼睛嘴巴就闭上了。但躺在榆树湾的娘已咽气一天多了,双眼还睁着。

  富打问舅,村里人说,你舅那只老猴,在他的花果山逍遥呢。

  去舅家的路又陡又窄,平路上耍惯威风的乌龟壳乖乖地窝在树阴下。富下了车,阳光滚烫,像兜头浇了一瓢热水。只走了兔子尾巴长的一截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