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驳的风景

2018年第2期

【字体:


  阉 割

  几天前就盼着那个走村串巷的骟猪人的出现。乡亲们说,你们知青养的那头猪该骟了,否则长不快,以后肉也不好吃。

  那天骟猪的来了,不像兽医,也不像屠夫。我们沏上茶,递上烟,然后前世今生地聊了起来。他歇定后,让我们把猪赶来。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嚎叫的猪按倒,骟猪的吐掉叼在嘴角的烟屁股,不慌不忙地从挂在腰上的皮袋里摸出一把刀来,在裤腿上蹭了蹭,另一只手在猪的下腹部摸了摸,大概是在找部位,接着一刀下去,猪凄厉地惨叫起来,四肢剧烈地抽搐,我们死死地按住。骟猪的一只手伸进切口处,掏出一个东西来,并把它割断。然后又从腰间皮袋里摸出一个瓶子来,倒出了一些膏状物,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