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

2018年第4期

【字体:


  今年已经拜祭过母亲了。清明节放假,我在家无所事事,早早醒来,靠在床头,很自然地想起母亲来。

  一

  母亲爱唱山歌,她是农民,仅上过三个月扫盲夜校,一辈子跟大山和泥巴打交道。罕有的几次远行,就是一天步行六十公里,去福建诏安探望做木匠的我父亲。

  母亲去世已有三年多了。这一千多个日子里,我自然是经常想她,有时候会想得很疼。伤口还新鲜,我不忍触碰,更不敢抓挠,怕越抓越疼,血就愈发流得不止。父亲去世后,我才发现自己属于悲伤来得特汹涌特惨烈的那种,哭得失声了一个多星期。吸取了怀念父亲的教训,一直不敢触碰怀念母亲这个话题。不想写一段,哭一场;读一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