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清霜

2018年第8期

【字体:


  霜应该是脆的,尽管我没有吃过霜。

  看到屋顶上的浓霜,我就想,要是把霜从屋顶上整片兒揭下来,抬在手里,咬一口,一定脆脆的,咔咔响。

  谁也说不上一片霜究竟有多大。但在我们村,霜是个大物件,下霜是个大事情

  一

  不知道第一场霜具体是在什么时候造访我们村的。

  一般来说,自从立冬,不,自从立秋以后,我们村就开始下霜了。那个时候,叫霜降的那个节气还在半道上。

  也就是说,霜降之前,一场场霜就降在我们村,霜降之后,更是一场场霜降在我们村。自霜降下来,我们村就变俏了,多了悱恻美。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