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枣记忆

2018年第9期

【字体:


  只因和沙枣树有过患难日月里的相濡,布衣相投的气息,童年里相关沙枣的记忆不时地隐隐切割出记忆的蜜汁。

  父亲在庄子周围栽种有十几棵沙枣树。有树木院子里常有好气息洇染,农家的味儿才足。我家庄子后面的沙枣树不是为抗风沙,是为沙枣。那年月口粮短缺,沙枣是宝啊。

  沙枣花香是五月的馈赠。端午节,家家门楼都插沙枣花,辟邪,也为花香。米粒般小,喇叭状嘴儿。外浅灰,口内嫩黄,细细的小针顶着圆帽花蕊,是香源。那些艳丽的花朵春天早已开过,盛夏,矜持得像淑女提裙漫步从深闺走来。香气儿撩人,浸淫不止,脾润了,神醒了。花香漫住的村庄,人走过不自觉深呼吸。我家院子更是弥漫在浓烈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