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把式

2019年第9期

【字体:


  1

   贾爷盘腿坐在炕上,炕烟从窗户缝隙里钻了进来,他“吭吭吭”地咳嗽了几声,然后继续摩挲他的鞭杆。鞭杆的竹节很大,凸成了,嶙峋的疙瘩,一节一节,就像患了大骨节病的指头。鞭杆本来是长鞭子上的,因为断了,所以贾爷将它截成了短的。短的更好,坚硬,柔中带刚,像段钢筋。它的美感就在于从小到大一个个排列的疙瘩,握在手中好像古代的某种兵器。把握的地方正是两个疙瘩的中间,稳稳的。而把握的地方还用皮条编织成了纺锤状,好像一条鱼鳞整齐的尖吻鱼。时间长了,鞭杆古香古色的,玲珑剔透,让人产生强烈的盘摸欲,总想握在手中感受岁月的美好与峥嵘。

   贾爷不光摩挲鞭杆,同时摩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