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红

2019年第9期

【字体:


  一

   女人玉红从家里出来就直奔镇上。我今日个一定得把婚离了。她想。

   此时,天阴沉沉地掉着个脸,像要刮风或下雨的样子。要是刮大风或下雨,出门时院里晒的那些孜然她没拾掇,圈里的羊她没给添草加料。她停了下脚步,很想转回去把孜然拾掇好,羊给添上草料了再朝镇上去。那是她的血汗。刚转回走了几步,她又停下了,她想这是去离婚,又不是去逛超市。离了婚家里的那些财产属于她的也不知有多少了,按大头那德性,把她净身踢出来的可能都有。她出门时,本来要拉上他一起去的,但他赖着不起床。她在他屁股上擂了一拳头。他说你要干么,是不是欠打?玉红说打吧打吧,再不打你就没有机会了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