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妈

2019年第11期

【字体:


   父亲走了。也许他在风雪中驾车返回老家的路上,父亲就走了。是本家水泉哥给他打的电话,说父亲突发急病,让他赶紧回去。他扔下手头的工作,叫了救护车,就想飞回老家,可天却飘起雪花,很破碎很疯狂的雪花。他的车子只能爬,不能飞到老家门口,他叫的救护车先他而到。炕上炕下围了一堆人,一个戴眼镜的白大褂正给父亲按压胸部,父亲脸色发青,已经没了呼吸,人工呼吸,人工呼吸哦——他冲上前,嘴对准了父亲的嘴,父亲牙齿整齐,却冰冷。父亲83年没刷过牙,可牙却整齐。五分钟后,他的嘴都麻木了,父亲的牙仍然整齐,却冰冷。胸部也没有起伏的迹象。我爹没病,他不会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

   我也没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