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狐沟的夜晚

2020年第1期

【字体:


   野狐沟里没有野狐。野狐沟里最多的是野鸡。

   野狐沟的空气里布满了浓浓的野鸡的味道,仿佛那些野鸡在山野里吃了整天的东西后打出一连串的饱嗝在野狐沟的各处散布。

   二娘就是在房背后野鸡咯、咯咯、咯咯咯的叫声里醒过来的,也不是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吃了四五年的安定药了,老伴和大女儿每天给她的三顿药粒,比吃饭还准时。吃完不到一阵阵,二娘总是支撑不住,浑身酥,脑袋重,眼皮像黑云往下捂,二娘只好倒头就睡,天昏地暗的。

   午间的一顿药性过了,睡意也没了。二娘拧着脖子看,老伴又不在家,准是到屲上看他的两亩玉米去了。嘴里照样干得冒火,二娘想喊大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