荞事五帖

2020年第2期

【字体:


  一

   “起床,赶紧起床,驴都牵到院子里等半天了!”在睡梦中被妈摇醒的那个清早,我大概十岁,或者更小些。溜下炕,看到家里那头黑毛驴已经站在大门口了,大眼睛湿湿的,被晨露洗过了一样。揉着眼睛跟妈进了存放粮食的小房子,按妈吩咐的张开一个尼龙袋的袋口,妈手里举着一个豁口碗,一、二、三……她一边数一边往尼龙袋里盛荞种,一分地一碗荞种,她盛了八碗。另一个尼龙袋子,用来装化肥,也是一碗一碗数进去的。装好后,她麻利地将两个袋口绾在一起,一左一右,搭在驴背上。

   我家种荞的那块地,叫大涝坝,在庄后的山脚下,临着沟口。即便干旱,这里的墒情总是比其他地块好些。种的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