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一直在我的身边

2020年第10期

【字体:


   最初知道《飞天》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内蒙古高原的一所三流本科院校里“放养”着——彼时刚恢复高考没几年,没有师资,图书馆的书很少。我们像一群饥饿的羊,到处寻找青草。那时,《飞天》从天上掉下来,其中的“大学生诗苑”让我们癫狂!诗歌是那么高贵的存在,“大学生诗苑”像一支箭射过来,插进了一棵树,触及到了苍老的年轮和洁白的树心,至今我都能回味到疼痛的欢欣。那时兰州是一个遥远的地方,那时我记得兰州的一个诗人叫张子选。

   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几年之后我嫁到了兰州。从地图上看,黄河上游,包兰线,海拔1500米。我心里想着大漠孤烟、边塞诗人、《读者文摘》(《读者》前身),还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