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禄

2021年第2期

【字体:


  剩下的事,就是等待

   那天,尚七爷突然说起“衣禄”这个陌生而高古的词汇,我一头雾水。活了半辈子,的确没听过这样的说法,亦或是没有留意过这么乡土的仪式。

   他叹息说:“唉,衣禄没带够,还走不了的。”

   “走”是我们那里老人离世的委婉说法。

   总之是,我爹自觉大限已到,他唯一的念想就是既体面又安然地离去,然而死神并不如他所愿,再三拒绝他的报到,他只好一天天忍受着水米不进的痛苦,一天天悲伤欲绝地煎熬。磨人的病痛,已经折磨得一个人到了无助而绝望的境地,生之不易,死也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

   那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ICP备10216796号-8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