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的呓语

2021年第6期

【字体:


   王锦忠,浙江绍兴人。有中、短篇小说发表于《延河》《野草》《西湖》《文学港》《海燕》《泉州文学》《都市》等文学刊物。出版短篇小说集《时光的飞白》,诗集《岁月拓片》。系浙江省作协会员。

   我拍死它,是因为它的贪婪。

   除了贪婪,它在飞舞时还会发出烦人的嗡吟。

   老板,你这里蚊子真多。客人吃了你的馄饨是付费的,不值得的是,还要顺带着喂你店里的蚊子。这夜宵算是白吃了。

   蚊子可不归我管,我也管不了这些吸血的虫豸。

   也是,这些花肚蚊二十年前还飞舞在东南亚的丛林里,如今,却已经蔓延到八十多个国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ICP备10216796号-8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