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和景明

2021年第7期

【字体:


   春天的风,爬上华家岭,拂过八盘山,沿着长尾子梁,一路向西、向北,像水汽一样打湿了村庄,一波又一波。有一缕撞在帽儿山,落到闯家岔,于是,沟沟坎坎,梁梁峁峁,土地像冬眠的肌肤开始复苏。

   厚石坡上,三千年前的先民,扔下他们心爱的石斧、石铲、纺轮、陶罐和玉璜,头也不回地走了;被他们遗弃的洞穴和石灰窑,隐身于风雨飘摇的岁月深处,至今还清晰可辨,等待着后人去瞻仰。

   三百年前的闯文举富甲一方,却是个狂妄之徒。他骑着高头大马去麻子川转亲戚,路遇乡人祈神求雨,便口出狂言:求什么雨啊,都给我做活来,保你们顿顿吃得肚儿圆。归途艳阳高照,唯有闯氏庄院大雨如注,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ICP备10216796号-8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