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辑碎了的旧时光

2021年第9期

【字体:


  1

   母亲刚结婚那阵,随当干部的父亲在城市生活,后又随父亲下放农村劳动。

   回想那时的母亲,并不是务农的好手,因身体虚弱,干着和别人一样的农活,却常常累得吐血。

   但母亲有母亲的长处,她是女红好手,村子里谁家的老人要做寿衣,哪家的婶婶要剪鞋样,谁家快出嫁的姑娘们要学刺绣,都来找她。母亲乐此不疲,于是我家的煤油灯就夜夜亮着。煤油灯亮着,母亲不睡,村庄就不会睡。屋檐上的草,油灯上的火苗,夜风一一将它们吹动。夜风,将母亲的头发一根根吹动。

   夜雨滴落,母亲额头的汗珠滴落,眼里的泪水滴落,指头上不小心被针刺破的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ICP备10216796号-8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