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

2021年第10期

【字体:


   和棠宁分手近一年后,我索性回到a城。尽管还有一年才毕业,但一想到在巴掌大的学校冷不丁就会碰见她,或者她和她的新男伴,我还是对自己使狠道:“回!”当时做这个决定,就像在头顶竖起一把刀,凌空挥下,这个“回”字,便是霍霍风中的果敢和韧劲,甚至还带着一丝慷慨悲凉的决然之气。

   回来不久,我就找到了居所,在山上,是一座偌大的院子。院里有三间房,一间放杂物,一间闲置,一间住人。房屋营造古典精致,墙壁上全是青色的砖雕,梁柱之间依稀可见各种斑驳彩绘,碧绿的滴水檐朝树梢伸手,乌鸦在上头鸣叫。奇怪的是,院墙砌得极为马虎,只用砖头垒起,像圈地似的,围着一片闲地,全然不像已经竣工。院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飞天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ICP备10216796号-8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60024